陜西大型綜合性門戶網站

朱抗鎖:朱抗鎖老了,供銷社依然年輕


  供銷合作社是黨領導下的為農服務的綜合性合作經濟組織,有著悠久的歷史、光榮的傳統,是推動我國農業農村發展的一支重要力量?!暯?/strong>


  提起供銷社,你會想到什么?


  是玻璃柜臺里五顏六色的糖果?是放在貨架最顯眼處的綠膠鞋?還是站在柜臺后神氣的供銷員……


朱抗鎖老了,供銷社依然年輕.jpg


  100個人可能會有100個答案。但對于韓城市英山塬上的人來說,答案可能只有一個——朱抗鎖!


  朱抗鎖是一位65歲的老供銷員的名字。


  這個聽起來普普通通的名字,是如何牢牢拴住整個塬上人對供銷社割舍不斷的記憶呢?


  10月20日,記者前往位于韓城市英山塬上的西彭村,拜訪朱抗鎖和他的供銷社。


  “容顏未老”的供銷社


  邁進漆塊斑駁的棗紅色木門,青磚鋪就的地面消失在一排木制的老式貨柜腳下,各式各樣的零食、玩具和生活用品擁簇著,從木頭柜子一直攀爬到靠著泛黃白灰墻面的墨綠色貨架上,綿延出一道五彩斑斕的風景線。


  垂眼,淺綠色的玻璃臺面下整齊地擺放著各類小商品;抬頭,手繪的粉彩宣傳畫高高地懸掛在棕色藤條編織的天花板下……


  一切,仿佛是電影鏡頭里被定格的歷史畫面,有著別樣的年代感。


  這,就是朱抗鎖的店,一間在英山塬上佇立了40多年卻容顏依舊的供銷商店。


  “從小就在這里買東西,幾十年過去了,我老了,可商店還是記憶中的模樣!”西彭村的張阿姨是店里的???她說,在村里人心目中,供銷商店一直都沒變過,朱抗鎖更像個不褪色的“金字招牌”。


  在這個每天都有新鮮事的時代,“不變”比“變”要難得多!


  “把老物件都換了,買個好看寬敞的金屬貨架!”有顧客提議。


  “去城里租個鋪面多好,離兒女近,掙得還多!”親戚們也來出主意。


  “別干了,你把自己累壞了,我們可咋辦?”妻子勸了又勸。


  ……


  “供銷社講究‘為農服務’,又不是耍門面的地方,搬進城算啥?有裝修的錢,還不如多進點貨呢!”朱抗鎖有自己的堅持。


  一把磨掉漆的算盤,一副腿斷了用鐵絲串起來的老花鏡,一間由倉庫改造成的簡陋起居室……幾十年的“柜臺生涯”中,店里的商品早已不知換了多少茬新包裝,可朱抗鎖依舊守著他的老物件和心底的那份“供銷情懷”。


  “有些東西,不能變,變了,就不對了?!敝炜规i站在柜臺后,雖已滿頭白發,腰桿卻筆直。


  永不退休的老供銷


  “給我拿一袋洗衣粉!”“有殺蟲藥嗎?”……時近中午,忙碌了一早上的朱抗鎖還在柜臺后接待著絡繹不絕的顧客,后院桌子上一碗被他扒拉了一口的臊子面,湯汁早被面條吸光了,成了一碗“干拌面”。許久后,朱抗鎖才坐下來。面對皺起眉頭的妻子和沉默的女兒,他露出歉意的微笑尋找著話題。


  “別說齊齊整整吃頓飯了,命都快不要了。你見過把輸液針管拔了給顧客賣東西的人嗎?血都流出來了,還在那兒給人家講到啥季節該打啥農藥、比例該咋配……”長久的相伴中,妻子早已與朱抗鎖的簡樸作風和敬業精神達成了和解。但近幾年隨著年歲的增長,她的抱怨又多了起來。因為——朱抗鎖老了?!八奈妩c就起床,半夜趴在燈下幫別人查農技資料,一把年紀還幫人扛肥料抬東西。生病了,醫生交代住院治療,他連1天都待不住就要往家跑?!?/p>


  訥于言語的朱抗鎖聽著妻子的“控訴”,偏著頭沉默在桌子另一頭。良久,才把目光從琳瑯的貨品上移回來,緩緩地說:“這不是,柜臺離不開人嘛!”


  朱抗鎖說,他站柜臺屬于“科班出身”。1975年,20歲的朱抗鎖成了一名供銷員,在柜臺后一站,就是45年。


  “那時候,柜臺前總排著隊,打酒打醋買洋糖、扯布買鞋辦年貨,供銷社從年頭紅火到年尾!”回憶起早年的供銷社,朱抗鎖滿臉的驕傲,“雖然工資只有30多塊錢,可就是覺得體面、有成就感!”他告訴記者,在計劃經濟年代,供銷社作為統購統銷的重要渠道,幾乎是唯一的物資供給點,供銷員自然就成了人民生活的保障員。大至鋤頭農具,小到食鹽火柴、針頭線腦,周邊每一戶人家日常生活的物資,都要經過他的雙手。


  隨著市場經濟大潮到來,供銷社業務逐漸凋零,開始實行改制。很多供銷員紛紛選擇轉行,可朱抗鎖舍不得離開,思慮再三后承包了這間供銷商店,自己當老板。


  塬上人說,朱抗鎖雖說當了老板,但卻沒一點“老板樣”,始終是個供銷員。


  “當老板?人家開店為賺錢,他倒好,凈給人幫忙了?!敝炜规i的妻子說,老伴經常貼錢做買賣,今天給東家賒包鹽,明天給西家送袋面。日子一久,家里人難免有點意見。朱抗鎖就開導家人:咱開這店為啥么,還不是為了方便親戚鄰里。所以腦子里不能老想著錢,錢想多了,服務就會走樣!


  為著“服務”兩個字,朱抗鎖幾乎忙碌了一輩子。  女兒朱雅馨說,原以為自家經營供銷商店后,就能過上輕松的日子,可沒想到父親更忙了,記憶里,他們一家四口從沒過過一個囫圇年。每年春節,別人家的小孩都是爸爸牽媽媽抱地去串門走親戚,而她和弟弟只能守著父親在貨架間忙碌的背影。


  “咋不怪他嘛。這么多年,除了‘供銷社’,其他的他從來都不關心?!敝煅跑拜p聲說著,可目光卻像一只蝴蝶落在父親花白的鬢角,又落到他手里的茶杯上,站起身拿起水壺為父親添滿了水。


  朱抗鎖不說話,抿了一口茶,呵呵地笑著。


  “老供銷”的新服務


  找朱抗鎖買東西的,大多是熟客,在他們心中,朱抗鎖的供銷商店,名氣依然像幾十年前一樣如雷貫耳。


  “只要看到抗鎖和和氣氣地站在柜臺后面,咱就知道買的東西沒麻達!”隨著經濟發展,一間間新式的商店相繼出現,可村里人還是習慣性地邁進棗紅色的木頭門“找抗鎖”。


  為了大家的這份信任,朱抗鎖也與時俱進不斷改變,提升服務。


  他先是買了輛電動三輪車?!皫缀跏沁@輩子給自己買的最貴的東西啦!”朱抗鎖笑著說。但他買車,是為了送貨。


  “送貨上門呢,只要一個電話,不管多遠的路,化肥農藥就送到地頭,方便得很!”村民們贊不絕口。


  薛老爺子是店里的???但他的光顧卻不是為了買東西。他告訴記者,在他們那輩人眼里,供銷社不光是買東西的地方,更像個社交場所,家長里短的消息都在柜臺前后進行著交換和交融。為了老人們的這份情結,朱抗鎖訂了好多報紙,把自己的商店打造成村里老年人的“交流中心”,供老伙計們看報、諞閑傳。


  去年,移動支付、線上消費火了起來。朱抗鎖也緊跟時代步伐,設立了郵政便民服務點,支持掃碼付款。


  記者了解到,曾有一度,因為身體原因,家里人商量著讓朱抗鎖進城養老??蛇€沒等他答應,鄰里們紛紛跑來“抗議”:“抗鎖,你不能走啊,你走了,我們靠誰?”“你搬走了,大家上哪兒買放心東西?”“咱這店要關?那我也進城去!”……這么大的場面,兒女們不敢硬勸了,于是,朱抗鎖又和氣滿面地站到了柜臺后面?!白錾馐且换厥?主要是看到大家都樂意來我這,我就覺得自己幾十年沒白干?!彼f。


  時代在發展,對比之下,朱抗鎖的商店雖然做著改變,但依舊像個“老古董”,可即便這樣,他還是每天天露微光就打開店面,神采奕奕地站在柜臺后,等待著顧客。


  9月24日,中華全國供銷合作社第七次代表大會在北京順利召開。提起這件事,朱抗鎖顯得很激動,他拿出了放在墻角柜子里的一大摞獎狀和榮譽證書?!斑@是1991年‘優秀供銷員’,這是1995年發的‘利稅繳納遵紀守法模范’……”撫著一本本泛黃的榮譽證書,朱抗鎖用質樸的語言講述著一段已被塵封的歲月和自己的青春時代,那是一個關于夢想和奉獻的動人故事。


返回首頁
(*^▽^*)MG异域狂兽游戏 广东快乐10分中奖技巧 王中王四不像精选资料 辉煌棋牌苹果版 哪个麻将可以赢红包 345千炮捕鱼 香港2020暂停搅珠 幸运飞艇345678技巧图 东北刨幺游戏大厅 我要下个美女麻将 全民欢乐捕鱼兑换码领取 北京时时彩计划群 山东11选5任五全天计划 福建体彩网31选7论坛 上时时乐开奖号码 大富豪棋牌手机版 山西掌上麻将扣点点